九五网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法国专家:“中国威胁论”和“中国崩溃论”很荒谬

时间:2018-09-25 09:27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原标题:法国国际问题专家高大伟:中国的现代化不意味着西方化

国际问题专家高大伟是最有资格谈中国的外国人之一。这位高大的法国人从1996年第一次来华之后,就一直保持着和中国的紧密联系。

高大伟几乎每月都要乘飞机来往于欧洲和中国,对“中国复兴”给中国和欧洲带来的变化都了然于胸。来上海的前一周,在塞纳河边卢浮宫旁闲坐时,他看到一个巨大的中文地产广告牌,卖上海房子,“在上海南边,可能是奉贤。”这位中国通愣了一下神,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身在巴黎。

“现在在卢浮宫附近,要练习中文很简单,到处都是中国游客,中国国内地产广告做到了巴黎,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中国在往世界去,在金融方面、文化方面都是如此。”在高大伟眼里,中国的复兴显而易见。

9月21日下午,集聚高大伟数年中国问题研究心血的《中华复兴管窥》(英文版)首发式于上海思南书局举行。据悉,这是上海译文出版社“国际组稿,全球发行”出版计划推出的第一部作品。

高大伟

高大伟是中欧论坛创始人、“新丝绸之路”行动计划创办人,曾荣获法国荣誉军团骑士勋章、西班牙十字勋章及保加利亚共和国荣誉勋章。高大伟一直身体力行地向西方世界讲述中国影响,这始于他与中国数十年来的缘分。

高大伟1970年出生于法国巴黎。他和中国最早结缘于乒乓球, 11岁他就曾在法国一场全国性的乒乓球大赛中获得冠军。在高大伟眼里,中国的“茶文化”与法国高端葡萄酒具有同样魅力。他曾对媒体透露:“朋友常说上辈子我是个中国人”。

《中华复兴管窥》共收入高大伟撰写的40篇英语文章,大部分发表于《中国日报》和《赫芬顿邮报》。在这些短文中,高大伟从中美关系、一带一路等政治话题谈到茶文化、阴阳之道等中国文化问题,描绘了一个在不断变化成长中的当今中国,并详细论述中国在构建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,在推动人类文明进程方面对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

“Limited Views(管窥)”这个词是高大伟自己用在书名中的,虽然在许多中国人看来,高大伟也算得上是中国通,他却保持了中国传统中的谦逊品质,“我研究中国20多年了,但我非常清楚,我知道的还是很少。”他认为书中谈中国历史和文化的部分最为重要,“要了解中国,不了解中国历史是不行的,中国历史很长,研究任何一个朝代就可以花掉你一辈子的时间,这也是我呼吁大家要谦虚的原因。”

在现下多极化的世界中,高大伟认为,最为重要的改变,就是中国复兴。他熟谙中国的千年历史,了解中国唐宋时代的辉煌,认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复兴,从历史角度讲符合规律,“让我很惊讶的过程不是中国崛起,是中国在工业革命以后有150年被边缘化了,这是不正常的。大部分西方人记得的世界是工业革命以后的世界,但中国经济现在的崛起,其实是‘再崛起’。”

随着经济的崛起,中国也日渐与国际接轨。普通中国人的视野和生活方式,和西方世界越来越融合。由此主流西方观点认为,中国从政治到经济,都将与西方趋同。

“这是一个错误的认识。”高大伟认为,“从政治角度而言,中国不模仿任何制度,不模仿任何国家,而是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中国的现代政治制度。这个制度离不开中国的历史和文化。中国制度是有优势的,西方人需要了解这个制度,而不是信口贬低它。”

“主流的西方认为现代化就是西方化,其实不然。如果研究中国你会发现,现代化不意味着西方化,中华的复兴就是一个现代化的过程。”高大伟说。

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高大伟把过去的40年比喻为中国开放的1.0阶段,在他看来,如今中国已经进入开放2.0阶段,由“世界到中国来”转变为“中国往世界去”。在科技方面,中国科技开始“走出去”,华为、小米、OPPO等国产手机开始走出国门。外交方面,“一带一路”等思提出,也是中国走出去的一部分,中国开始走向世界,发挥自己的主导作用。

提到“中华复兴”,就不得不关注“中国崛起”。高大伟承认目前主流西方还是把中国的复兴当做一种威胁,但他并不赞同。

“我要强调的是,中国的文化不威胁任何人,是‘和平崛起’。”高大伟举例,历史上中国在强盛时期从未侵略过任何国家。明朝郑和下西洋,抵达非洲也只是与当地接触,送了一些礼物,“这和西方人完全不一样,西方人在非洲建立了殖民地。中国现在往世界去,也不想改变非洲,做的是交流,是生意。需要提醒美国人的是,中国崛起是一个机会。”

高大伟很喜欢中国提出的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这一概念,认为它来自中国传统文化中的“大同”思想。而“大同”引申出的合作和共赢,在他看来,是中华复兴将会带给世界的重要资源,也是中国走向世界,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对话

澎湃新闻:你中文非常好,对中国也很了解。

高大伟:我妻子是华人,她教了我很多中文。我在中国经常演讲,中文也越来越熟练,语言在使用的过程中就会变得越来越熟练。有时间的时候,我也经常看中文书,阅读也像是一种旅行,从一个字到另一个字,当你认真阅读,这件事就变得越来越容易。

我第一个接触中国的阶段是因为我小时候喜欢打乒乓球,十几岁的时候我还获得过法国冠军。

另一个和中国的缘分是在我高中时候,我的俄文老师是一个很博学的人,他对我说,“你对文学、诗歌感兴趣,就不能不知道唐诗”。通过文学,我才开始关注到中国。

当时我很认真地学习俄罗斯文化。要了解俄罗斯,就会知道他们从19世纪起开始有疑问“我们是亚洲人还是欧洲人?”所以,研究俄罗斯就必然要关注到亚洲。研究俄罗斯离不开蒙古,所以我的关注点是往中国去的。

因为这个联系,所以我看问题时,欧亚的延续性一直在我的脑子里。“一带一路”是2013年提出的,但2006年我把中欧论坛安排在保加利亚举行时,主题就是“合作新的欧亚”。欧盟、俄罗斯、中亚、中国怎么合作,这就是“一带”提出的问题,这一关注点和我对俄罗斯的研究也有关系。

我在书里有讲到,美国最不希望合作型的欧亚。因为一旦欧亚合作,理所当然美国会被边缘化。而且欧亚进一步拓展,将是欧亚非的联系。所以不支持“一带一路”是错误的,但我也理解为什么美国不愿意支持。

从1996年我第一次来中国之后,就一直和中国有来往,这是一个延续了22年的故事。

澎湃新闻:你不断强调分享、共享、合作,是否因为这样你非常喜欢中国提出的“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”?

高大伟:是这样的。特朗普政府是首先把美国利益放在第一,但中国不是这样,而是提出了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,所以我不能不承认中华复兴对整个人类命运是非常好的一件事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